招生联系人:
加拿大联系人:杨老师,微信号:xby4163460540 电话:4162485999转3137
中国联系人:张老师(江苏)159-621-91577,杨老师(北京)130-111-97429

校园生活

首页 > 校园生活 > 校友感言

人生没有唯一答案:做一枚时下最潮的斜杠青年是怎样的体验?

新闻来源: 发布日期:2018-6-4 22:53:22

“斜杠青年”是一个新概念,来源于英文“Slash”,指年轻人不再满足“专一职业”的生活方式,而是选择能够拥有多重职业和身份的多元生活。小时候一直觉得,理想与现实非黑即白,只能选择其一。其实未必。你可以选择做一个时下最潮的”斜杠青年”。



撰稿人:刘冰羽 (苏安高中2012届毕业生,毕业于麦克马斯特大学DeGroote商学院,全职会计师,兼职演出策划/艺术策展人。曾任麦克马斯特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主席。曾参与策划理查德-克莱德曼多伦多音乐会,兼职多伦多非盈利组织EmergingYoung Artists财务与运营总监。曾策划五十余场大型演出,音乐会和展览。当之无愧的时下最潮的斜杠青年)



学姐寄语:人生还很长,永远不要给自己一个限定。一步一步脚踏实地,多经历,多体验,才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就像Conan O'Brien 说的,“Work hard,be kind, and amazing things will happen.”



       我的朋友都评价我是一个“闲不下来”的人。

 

       在我性格里,有一小部分理性的地方,帮助衡量各方面的现实因素做出最优选择。而大部分的感性时刻,我又是一个典型的巨蟹座,被描述为一个爱瞎操心的文艺青年。

 

       我们这一代的青年从小都(被父母逼着)学习过至少一项特长,在小时候与青少年宫的寒来暑往里,我的特长都与艺术相关。在耳濡目染下我开始对媒体、艺术和电影行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17岁那年,父母把我送到苏安读高三,年少的时候不懂理想,专业,以及职业的区别,在毕业面临第一个重大选择的时候,我和家人也有了分歧。那年多大的Rotman商学院在文学院的大类别里,我申请了多大的电影专业。在通知书下来的之后,我兴冲冲的和朋友一起去参观了多大的宿舍,满心欢喜的想象着未来的大学生活。

 

       而在和我妈的聊天过程中我才发现我并没有考虑过毕业后的就业前景,也对加拿大的媒体行业一无所知。后来我和她研究了整整一周的时间,对比学费,行业现状,薪资水平,就业前景等多个维度,最后我败下阵来,同意了我妈的意见,选择了McMaster的DeGroote商学院。那年夏天,我收拾行李搬到一个陌生的小镇,带着对我妈的些许不理解和埋怨,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涯。

 

       现在看来,我性格里那为数不多的理性因子,应该是被我妈强行注入的。(笑)

 

       不过理想毕竟是行动力的第一来源,大学四年期间,我一边学习着并不容易的商科和会计课程,另一边也坚持着我热爱的文艺活动,成为了一个斜杠青年。(“斜杠青年”是一个新概念,来源于英文“Slash”,指年轻人不再满足“专一职业”的生活方式,而是选择能够拥有多重职业和身份的多元生活。)

 

       大二那年,因为策划了麦大中秋晚宴,我被推选担任汉密尔顿市华人春晚总导演,不仅要带领80个人的学生团队,还要和多个本地华人艺术团交涉和沟通。很多时候,我面对着比我妈还年长的舞蹈团/合唱团老师,审核他们的节目,和她们探讨修改意见。


 

       大四毕业之际,因为一些机缘巧合,我开始了在传媒公司的兼职之路。那时候才慢慢理解一场演出从赞助和预算开始,到最后呈现到观众手中,其中的艰辛和不易。做幕后工作需要的是强大的抗压和协调能力,以及演出当天许许多多的未知和意外,都需要去随机应变。媒体行业更是因为项目周期长、酬劳偏低、风险不稳定等原因,想要生存并不容易。



       而我的会计专业让我找到了稳定的工作并经济完全独立。在工作一年以后,用会计的职位顺利办下了枫叶卡。虽然会计师事务所压力非常大,税季还经常加班,我却得到了更多了解加拿大税法和财务方面的经验。以前上学的时候由于会计只是书本上的理论,很长的时间里都不能理解其中的原因与内容,但在工作后了解了如何合理管理财产,以及如何优化税务等实际操作的经验,才理解当年我妈坚持让我有“一技之长”的良苦用心。



       也是毕业那年,我有幸加入了多伦多非盈利组织Emerging Young Artists(EYA新锐艺术家)的核心团队,并策划了2016横亘地球中加原创音乐会。音乐会被CCTV和新华社报道,给了我们十足的勇气去继续申请安省政府的艺术基金,办了多个展览和音乐会。跌跌撞撞也从几个人的队伍慢慢做成了三十多个人的团队(今年还加入了一个苏安的小学妹)。今年二月,EYA受邀成为皇家安大略博物馆的社区合作组织,在Family Day当天组织了一场多元文化的快闪活动,邀请到的艺术家包括本地的阿卡贝拉组合,印度Tabla鼓少年组,还有中西合璧的乐器组合。


 

       小时候一直觉得,理想与现实非黑即白,只能选择其一。中国也一直有一句古话叫做“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回顾从苏安毕业后的六年人生,虽然经常日历上被排的满满当当,白天上完课,上完班晚上回家还要继续另一份工作到凌晨,但却因为是自己喜爱的事情,也坚持了这么多年。做一个斜杠青年也成了我的标签,成年之后能够安排好自己的财务和经济,也能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业,我很努力去寻求这其中的平衡,也在不知不觉中得到了很多的宝贵经验。

 

       我依然对未来充满希望。人生还长,还有许许多多的可能性没被发觉,现在走的每一步都会成为未来道路的铺脚石。